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尘的博客

行走在教育的路上

 
 
 

日志

 
 

被张贴出去的“诗集”  

2014-05-14 00:19:27|  分类: 教育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张贴出去的“诗集”

/王福强

从背上粗布缝制的书包、走进小学课堂那一刻起,我接触到了“诗”:“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在那间破旧的幽暗的土房子里,一群还流着“鼻涕虫”的小孩子摇头晃脑“唱诗”的情景在三十年多后的今天,依旧历历在目。

大约源于幼小的心灵对诗歌韵律的天生敏感,我一下子爱上了读诗,在小学二年级的下学期,我写下了自己平生的“第一首诗”:

锄禾日当南,

不顾拭热汗。

谁知碗中米,

粒粒皆艰难。

现在已记不清当时这首诗是否起了标题,尽管如此直白地抄袭了唐朝诗人李绅《悯农》的千古名句“锄禾日当午”,但仍然窃以为喜,尤其是诗中还用上了全班同学都不明白的一个“拭”字,就更让自己洋洋得意。

由此,我的“创作”热情一发不可收拾,在那薄薄的“田字格”本上,一首首类似的“顺口溜”诞生了。那时候还不懂得“自恋”这个词,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算得上是“超级自恋”了。学习之余,就把那个写满了“顺口溜”的小本子偷偷拿出来,小声地朗读,俨然一个大诗人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只能偷偷藏在心里,不敢让小伙伴们知道。也许是我的“鬼鬼祟祟”引起了小伙伴儿们的好奇,他们几次想要抢走我的小本子,结果争得面红耳赤也没能得逞。

不过这个秘密终于还是被识破了。也许是有人在老师那里告了我“一状”,老师也来过问了。没办法,我只得乖乖把本子交了出去。没想到,老师翻看得那么认真,然后盯着我,目光里都是惊诧:这是你写的吗?得到我的肯定之后,老师竟然把我的本子拿走了。正当我心里忐忑不安的时候,有同学跑过来告诉我:快去看,你写的东西被老师贴在外面墙上了。

大家跑出去,在教室的外墙上,几张大红纸,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毛笔字,竟然是我写的那些诗,被老师整个抄写了一遍。旁边还有单独的一张纸,写着:王福强同学习作专栏。同学们好奇地围拢过来,大声地朗读着,彼此询问着:谁是王福强啊?我的心跳却像猛烈撞击的鼓点,连自己都能听到“咚咚”的声音。赶紧害羞地溜到一边躲了起来。

因为这件事,我清楚地记得了我小学的语文老师:胡铁树。那是一个胡子拉碴、不修边幅的人,没想到,他却用那样一颗细腻的心,呵护了一个农村孩子对诗歌的梦想,终至影响了我的一生。这件事让我更加痴迷地爱上了写诗。业余时间满脑子都在找着押韵的句子。渐渐的,就积累了几本,算起来大约有一百多首吧!自己对这几个本子视若珍宝,总是装在书包的夹层里,轻易不肯拿以示人。在五年级毕业前夕,我将几个本子用白线绳仔细装订起来,用蜡笔在封面上涂抹上丰富的色彩和美丽的图案,形成了“诗画合一”的意境,编辑了自己的第一本“诗集”。这本诗集,一直被我珍藏着,直到初中毕业。

可惜的是,在我读师范的时候,家里的老房子漏雨,存在纸箱中的这些“宝贝”不幸“遇难”,全部毁掉了,成为了终生的憾事。虽然后来与缪斯女神愈走愈近,写下了一千多首水平更高的诗歌,也陆续见诸于报刊杂志,但仍然无法弥补这个缺憾。

第一本诗集虽然遗失了,所幸的是,它赋予我的一颗“诗心”却永久地留了下来,它让我感受到的教师的价值,在后来的岁月里成为了自己的一种追求。我像当年的胡铁树老师一样,想法设法地呵护着每一个稚嫩的梦想,浇一点水,施一点肥,撒播一点点阳光,或许,我们就能听到梦想拔节的声音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