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尘的博客

行走在教育的路上

 
 
 

日志

 
 

理性看待公正  

2013-09-09 12:09:45|  分类: 教育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理性看待公正

/王福强

 

想起中级职称评定的事。

那是九七、九八年的事了。我在教育局机关工作。评定中职的方式还算是民主,所有参评人员述职,全体机关人员打分。因为还算有点令人眼前一亮的成绩,连续两年,我的得分都在所有参评的人员中排在第一位。但也同样,连续两年,我都被领导语重心长地单独谈话:小王啊,你还年轻,将来有的是机会,局里有些老同志快退休了,职称问题还没有解决……

谈话态度诚恳,目的明确,不容辩解。

天啊!天理何在?这也太不公正了吧?

虽说只能服从,但心里实在不舒服。凭什么?凭什么就得是我牺牲自己的利益?

直到第三年,中职评定有了“破格”一说,我才顺利成为了中学一级教师。感谢“破格”,否则,我还不知道得多少次表面“无私奉献”,心底里倍受折磨呢!

这件事过去多年了,突然有了新的认识:那时候我眼里的公正就一定百分之百正确吗?

职称改革大概源于一九八五年,在那个年代,相当一批老教师已经过了事业上的黄金期,再与一些正处在当打之年的青年人比现实表现,自然吃了亏。职称评定受着年限、学历、名额等种种限制,自然出现了各种各样的不“公平”。假设“丁是丁,卯是卯”,对那些老同志“秉公办事”,看似对我这样的“少壮派”公平了,但对于他们曾经的付出而言,是不是成为了另一种不公平?

不公平在学校似乎随处可见:评先评优,为什么有他无我?我比他差在哪里?教师搭配,为什么优秀的张老师给了别的班主任,而平庸的李老师却安排在我的组合里?学校分配学生,刘老师比我多了一个高分的,我想不明白,想不通;推荐参加市里比赛的老师,既荣耀又得实惠,为什么偏偏选择了别人,却没选择我?等等。于是,我们有些老师纠结啊,痛苦啊,甚至觉得前景灰暗,无精打采,垂头丧气……

造成这样的局面也不是完全不可以理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都认为自己的想法、意见是正确的,都认为自己掌握的是“真理”,都渴望天平放着“利益”的那一端稍稍往自己这边偏那么一点点。但是,每个人的想法与意见往往又是不同的。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真理”到底掌握在谁的手里?谁的意见和建议又是不合理、不公平、错误的呢?难道我就是对,其他人就是错的吗?

严格说,这个世界上永远不会有绝对的公平和合理,只有相对的公平与合理。每个人角度不同,位置不同,出发点不同,高度不同,导致看法不同,意见不同,要求不同,态度不同,都属于很正常的事。没有所谓的绝对的“对”和“错”。很对情况下对同样一件事情,我们认为自己的看法是正确的,而事实上我们却往往是错误的。当我们努力去赢得自己认为应该得到的公平的时候,也许就伤害到了属于别人的公平。假如在当年的职称评定中,我据理力争,并最终挽回“局面”,也许就会有一个人这一辈子都会带着遗憾和不公平的心理离开这个世界。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一个美国正宗的研究“公正”的专家迈克尔·桑德尔讲过的一个故事:

假设你是一个有轨电车的司机,驾驶的电车突然失控了,在轨道前方有五个工人,而在另一条岔道上只有一个工人。现在,你怎么办?

在调查中,绝大多数人选择了转弯进入岔道:撞死一个人总比撞死五个人要划算些吧?

你如何理解这样的选择?对那样一个本来不在电车运行前方的人而言,这样的选择是不是恰恰意味着不公平?

理性看待周围的人和事,努力学会宽容和谅解。奢望这个世界存在绝对的公平只能让自己的人生走进死胡同。假设一只蚂蚁,天天抱怨老天的不公:为什么不让自己成为一个人?结局只有一个,它不仅成为不了人,连做一只快乐的蚂蚁的机会也丧失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