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尘的博客

行走在教育的路上

 
 
 

日志

 
 

不抛弃,不放弃  

2013-09-30 18:45:46|  分类: 教育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抛弃,不放弃

/王福强

 

即使看透了一切,我也绝不放弃理想。

这是新学期开始,我写在自己学习笔记本扉页上的话。

我坚信,教育是理想主义者的事业。

1988年,我毕业于廊坊师范学校。830那天,我拎着一箱子书和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生活用品,来到了一所规模很小,极为简陋的农村小学。说规模小,是因为学校只有一至四年级,拢共不到二百个学生,加上我,只有七个老师;说简陋,是因为学校只有几间低矮的平房,一个小小的操场坑洼不平,就连学校用来提示上下课的,也是一截吊在树上的锈迹斑斑的铁轨。我住的房子只有几平米,放下一张单人床和一张小课桌,就满满当当几乎转不过身来。屋子非常潮湿,一下雨,门口外面的一片烂泥巴就只能被带进房间,久了,床下放的东西都发了霉。晚上,学校还经常停电,伴着摇动的烛光读书,就成了那段时间我夜生活的最重要的内容。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我却充分体味到了初为人师的快乐。

除了语文和数学外,学校安排我包办了剩下的所有学科,包括体育、音乐、美术等等。虽然我教这些学科是地地道道的门外汉。但我依旧充满了信心。

我带着孩子们一起动手平整操场,然后不分男生、女生,在操场上尽情地踢起了足球。乡里组织运动会,我主动和校长请缨,要组建运动队参赛,校长很犹豫,原因是学校没有高年级的孩子,与其他学校同场竞技很难取得好成绩,而且这么多年来,学校从未派队参加过比赛。我最终说服了校长,精挑细选了一部分孩子,每天早晚训练。运动会那天,孩子们仿佛过节一般,兴高采烈,认认真真地参加了比赛。虽然最终还是遗憾地没有拿到分数,但我却深深相信,这段历史,一定会被储存进孩子们的记忆,一辈子也难以忘记。运动会闭幕式上,乡校长特意表扬了我们学校,并亲切接见了我。那可是我第一次握住领导的手,被领导当面表扬,激动程度远胜于后来的岁月里任何一次被领导接见。

我把学校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留下的一架破风琴搬了出来,细心地打扫干净,一点一点修理损坏的琴键和其他部件,音准有问题,就向别人求助。风琴修好了,我终于用自己并不精通的琴技,为孩子的课堂第一次带去了真正的音乐。孩子们昂着头,跟我一起演唱“小鸟在前边带路”的情景,二十多年过去了仍旧历历在目。

那时候很忙,一周二十多节课,刚走出校门的我,满怀憧憬,干劲十足,基本上没在十一点之前上床休息过,竟然感觉不到累。每天都是创造的快乐。在那张小小的床上,伴着昏黄的烛光,我第一次在几张白纸上写下了自己所谓的第一篇论文,结果,竟然被《河北教育》的编辑老师看中,正式发表。我记得,那本带着墨香的杂志寄到学校的时候,从校长、老师到学生们争相传阅,成为了学校最具轰动效应的新闻。

在那里,我还深深感受到了老师们给我带来的影响。六个同事,除了校长是正式教师之外,其余五个人都是民办教师和代课教师,但是,大家对待工作都是那么认真负责,彼此之间相处地也是那么融洽,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他们都给了我太多的无微不至的关照,让我时刻感受着温暖和幸福。

若干年后回想这段历史,尽管只有短短的半年时间,却对我的一生产生了重要影响。不能不说,正是我的同事和我的学生们,让我体味到了做一个老师的单纯和快乐,也使我飘浮不定的心终于沉静下来。爱上教师这一行,可以说,就是从那时起步的。毕业以后的25年间,我教过小学,教过初中,当过教研员,干过教务主任和教学副校长,先后呆过八个单位。我曾经问过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学生是最单纯的一个群体,如果说要我这个全无半点心机的人,去经营什么的话,大概最适合的莫过于做孩子王了吧?后来做起了管理工作,尽管与成人打交道不是我的长项,好在教师这个群体属于“象牙塔”中的人,受到世俗影响相对小一些,做起来还算得心应手。如此看来,自己误打误撞进了教育这个行当,也算是命运的厚待了。

当然,在这么多年的教育生活中,我也发现了太多的不如意:教育充满了急功近利,虚假、伪善、谎言盛行,与正确的道路渐行渐远;轰轰烈烈的改革此起彼伏,却大多成为追求经济利益的遮羞布;教师的社会地位没有实质性提高,幸福指数迅速下降;学生的分数越来越高,道德修养却屡现问题,对教育目的的拷问摧残着每一个有良知的教育者的心……因为与教育为伍,更是能够轻而易举揭开教育的面纱,看到其丑陋的一面。2008年,我怀着满腔的忧愤,写下了一部反映中国基础教育可悲现状的长篇小说《中国式教育》。不过,这些并不妨碍我继续做着一个教育的理想主义者。我知道,如果每个教育者都因为生活在“中国特色”的实际中而选择妥协和顺从,那中国的教育将永无出头之日。

想起了深圳中学的语文老师马小平,这位56岁就因脑部恶性淋巴瘤去世的教师,曾发觉许多年轻人有技术却没良知;他很少讲教材,但却把梁漱溟、哈维尔、王小波带进课堂;他梦想着办一所幸福的学校。北大教授钱理群称马小平是所识教师中最具全球视野,可称得上是教育家的人,并亲自撰写悼念文章《教育本质上是理想主义者的事业》。

江苏省特级教师吴非老师说,现在教育界最重要的任务,可能是“捍卫常识”。因为时下是一个“教育路线被歪曲了的功利时代”,很多同行选择了“跪倒在馒头前”,为名和利挤破头。很显然,那些都不想去“捍卫常识”的教师,是很难指望他们去“仰望星空”的。他在书中大声疾呼:不是理想主义者不要来当教师。

马小平、吴非们,为我树立了良好的榜样。在教育这条路上走下去,我将继续追求自己梦想的“诗意生活”,从改变自己入手,去寻求教育的渐变。我将用尽自己的气力和心血,挣扎着,搏击着,努力不被现实的荆棘捆缚了双翅。我要做一个理想主义者,因为,只有这样才有飞翔的可能!

亚里士多德说:教育的根是苦涩的,但其果实是香甜的。既然选择了教师,我们就要像许三多那样,不抛弃,不放弃,怀揣美好的理想,勇敢地走下去,即使在现实的壁垒面前撞得头破血流又如何?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