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尘的博客

行走在教育的路上

 
 
 

日志

 
 

空空的喜鹊巢  

2011-12-25 08:32:29|  分类: 闲情散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空空的喜鹊巢

——我们的四中校园·之二

文 / 浮尘

 

校园操场边的两株大杨树上,赫然悬挂着两只喜鹊巢。两只巢相距十几米,在高空遥遥相对,仿佛孪生的一般。冬日校园的生活简单得如同儿时的记忆,在寂寥的黄昏,这两只墨黑的喜鹊巢,静静地泊在视野的上方,温暖着我的眼眸,我的心。

小城虽不凛冽的风,已吹淡了整个世界的色彩。天际模糊,树梢渐远,曾经无比喧嚣的世界一片沉寂。两只鹊巢,宛如白杨枝头结出的两枚硕大的果实,全然不顾风的纠缠,稳稳地坐落在枝桠间。久久凝视,竟仿佛觉得那也成了天空的两只眼睛,闪着黑亮的光泽,与我对视、交流,于是,这样的一个瞬间,与巢的心心相印,颇多了几丝禅意。

这两只喜鹊巢究竟是何时出现的?搜肠刮肚,竟然无法从记忆的库存中找到丝毫痕迹。想来是夏秋季节白杨树繁茂的枝叶遮蔽了它的踪影吧。冬天来临,白杨树只剩下了干枯的筋骨,喜鹊巢就也暴露无遗了。

喜鹊巢,对于从农村长大的我来说,再常见不过了。院子里、街道旁、田间渠头,大凡高大一些的树木上,总少不了喜鹊巢的影子。三三两两的花喜鹊唧唧喳喳、忙里忙外,是最习以为常的风景。不过小时候那些淘气的事多与喜鹊无关,一来喜鹊大都栖息在高高的枝头,我们奈何不得,再者喜鹊是个吉祥的鸟儿,是给人们报喜的,在老人们的眼里神圣得很,怎么敢轻易去骚扰呢?不过还是记得,小时候常玩一个游戏,名字就叫“捣鹊窝”,大概的样子是用几只鞋子搭在一起,做成鹊巢的样子,然后远远地用其它鞋子去丢,以丢得准不准作为输赢的判定。我不知道这个游戏的意义何在,只记得大家都光着一只脚丫在地上跳跃着,用力将鞋子掷过去,一旦命中,“喜鹊窝”轰然倒塌,接着便是一片开心的笑声……

而今,这两只喜鹊巢凭空出现,勾起了许多的回忆。每天工作累了的时候,就凭窗而望,看那两只巢在远远的地方安静地休憩。久之,便看出了门道:巢的主人呢?这分明是两只空巢。喜鹊不是留鸟吗?冬天本不迁徙,那巢里的喜鹊哪里去了?

如此的发现,让我开始揪心。每一只巢,都一定经历了风花雪月的爱情,经历了新生命的孕育和成长。而今,鹊去巢空,究竟意味着什么?故事的结局是喜是悲,何去何从?心底里就多了焦虑,多了期盼,再去眺望鹊巢,总怀着一个梦想:或许,某一天,在我最不经意的时候,那两对痴情的喜鹊会结伴而回,为这空空的巢重新注满生命的活力吧?

好在,朋友给了我更科学的解释:和许多鸟类一样,喜鹊的巢主要用于繁殖,是孵卵、育雏,有时甚至是求偶的场所。所以当繁殖期结束,幼鸟离巢后,鸟巢的使命就结束了。由于冬季不是喜鹊的繁殖期,鸟巢自然是空无一物,它们通常会在如茂密的乔木等隐蔽的地点过夜。

哦,原来,不是曲终人散,繁华尽失。这个结论给了我聊以自慰的理由。或许,巢里的故事依旧在延续,只是,这个故事已被两颗相爱的心,带到了更为广阔的天地吧!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