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尘的博客

行走在教育的路上

 
 
 

日志

 
 

我要听评书  

2009-07-07 01:53:21|  分类: 苍茫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要听评书

——《梦过半生》系列文章NO.21

/浮尘

 

   

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迷上了刘兰芳的评书《岳飞传》。每天痴醉地守在收音机前,简直成了不可缺少的精神盛宴。

“岳元帅罩袍束带,系甲拦裙,浑身上下收拾紧沉利落,大喝一声:‘小的们,备马抬枪!’”那高亢激昂的声音一开始,连地里干活的人们也急忙往家里赶。实在赶不回来的人,干脆下地的时候带着收音机去,于是,地头田野里也到处回荡着刘兰芳抑扬顿挫的播讲。

正在饭屋里做饭的母亲常常大声喊道:“大点声,把收音机搬到院子里来!”

一台小小的收音机,把男女老少都聚集到一起。村子里的大槐树下,常常会聚了一堆人,集体聆听。所有人的思想都在与评书中的人物同欢乐,共担忧。福将牛皋、没鼻子的哈迷蚩、狡猾的金兀术,一个个生动鲜活的人物在刘兰芳的演播中呼之欲出,让人如痴如醉。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故事总是在一个节点上恰到好处地戛然而止,吊足了大家的胃口,总让人恋恋不舍,不忍关掉收音机,继续沉浸在对书中情节的悬想中。第二天,田间地头、茶余饭后谈论的主要话题就是评书中人物的遭遇、命运,有些没赶上听书的人就会忙着打听前一天的内容。我们坏坏地把那个有点囔鼻子的数学老师叫做“哈迷蚩”,常玩的捉迷藏中也使用了统一的术语:小南蛮,哪里逃!

记得有一次跟母亲去串亲戚,吃过中饭,眼看就到了播放评书的时间,亲戚家竟然没有收音机。我百爪挠心,坐立不安。母亲和久未谋面的姨姥姥叙说家常,没完没了,我几次催促回家无果。一急之下,竟然不辞而别,小跑着从离家十来里路的地方往家赶(那时候我还没学会骑自行车)。多亏发现我不见了的母亲猜透了我的心思,急忙和大哥从后边赶上来,追上我的时候,我已经跑出了近一半的路程。看到妈妈,我自知有错,再加上疲惫不堪,竟然没出息地哭了鼻子:“妈,我想听评书。”

刘兰芳的评书就像是施了魔咒,总牵动着听众的心。我还曾亲眼见过邻家的一个老奶奶,在门口暗自垂泪,问起来,竟然是听到了“风波亭”的情节,被岳飞的悲惨遭遇而痛苦。可见刘兰芳的评书于当时的魅力之所在。

那一年,除了读书,伴随我的也最让我牵肠挂肚的,便是每天半个小时的评书时间,每天我总是早早写完作业,等着评书时间的来临。那些日子里听评书成为我最奢侈的享受。也就在那时,《岳飞传》的故事让我牢牢记在心里,耳熟能详。

后来当了老师,我就常常想,自己能否学学刘兰芳,像讲故事一样的来讲知识?能否用情节的魅力、声音的魅力给每一个学生施下魔法,让他们痴迷和陶醉?

果真如此,还会有厌学一说吗?

  评论这张
 
阅读(406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